一只甜柚柚_

咸鱼摸手,随缘写文。

【黄翔黄】天王巨星vs演艺新秀

#8.10黄少天生贺#

-娱乐圈Paro

-演艺新秀孙翔x天王巨星黄少天

-如有ooc,表以歉意。

【8.8  5:00】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铃声夺命一般地钻进孙翔耳朵里,手在床柜上摸来摸去,终于碰到了手机,“喂,谁啊?”,回应他的却是“嘟——”。我靠,凌晨两点导演才关机放他回来休息,现在又被一个陌生号码骚扰,已经好几次了,孙翔憋了一肚子火,手机重重地一摔,“这人神经病吧!”继续倒头呼呼大睡。

【8.8 10:30】

黄少天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瞧瞧,眼看时间也不早了,那个人还没来,想说话也没人说。对着镜子向低头玩手机的小助理勾勾手指头,“忙呢?”
助理头也不抬“恩”了声。
黄少天挑了挑眉,转身一屁股坐在化妆台上,脚随意放在椅子上,有点不满地问她:“干什么呢,从我刚才就发现你在忙手机了啊,是不是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啊,哎呀,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太无聊了嘛!”
小助理无语地看了他一眼,锁屏收手机,“别急,我问过了,孙翔在路上。不知道谁清晨打电话给他,他把手机摔关机了,助理联系不上他。”
“噢是吗,哈哈哈哈…”黄少天吐了吐舌头,有点心虚。

【8.8  12:00】

“如果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
孙翔勾起嘴角,毫不掩饰眼里的戾气,“是吗?你都忘了当初怎么和我说的?恩?这就是口口声声和我说的好兄弟!”不等对方反应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记手刀劈在他手腕上,手枪“哐啷”一声落在地上。孙翔蹲下身捏起他的下巴,把对方眼里的挣扎,痛苦尽收眼底。“来日方长,我是不会饶过你的,等着我。”
“过!”
孙翔长呼一口气,对躺在地上的黄少天说,“别躺着,起来吃午饭。”
“我被你捏的浑身乏力,你拉我。”
“别得寸进尺,自己爬起来!”
“不好嘛,还是说孙翔你想今天下午尝试下几十次NG啊,我和你讲我一点儿也不介意,哎,就怕你辛苦,听说今天某人补觉没睡好啊。”
看黄少天挤眉弄眼的一脸坏笑,孙翔翻了个白眼,妈的,后天有你好看的,随即不情不愿地伸手把他拉了起来。对上黄少天亮得蛰人的双眼,孙翔感到脸上有点发烫,轻咳一身别过脸去,“看什么看,领饭盒去!”

【8.8  20:40】

“再给我换个新号码,上次那个再用就要被发现了。快快快!马上我们今天场就要结束了!”

“你还要这样玩多久,一个月换了五个号码,你不怕他查到?”

“我呸呸呸!他这么傻,连我生日都记不住,我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哼哼哼!”

“得了吧,你就是想听他声音,我知道了,帮你搞定。”

“谢啦!事成了请你吃龙虾!”

【8.9  01:30】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孙翔在床上翻了个滚,用被子捂住耳朵,眼睛都睁不开,更别说伸手拿手机了。过一会儿,铃声停了,“要被老子知道是谁,肯定搞死你。”孙翔迷迷糊糊地想着。

【8.9  2:00】

完了。
黄少天在床上辗转反侧半个小时了,一点想睡的欲望也没有。不行,没听到他的声音根本睡不着,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飞快地打开手机,点开通话记录第一条,备注“未来小老婆”。“嘟嘟嘟”三声,对面那头接通了。
“妈的!你谁啊!别给我挂电话,你他妈说句话,逗我好玩呢是吧!”
黄少天愣了愣,感觉好久没惹他这么暴躁过了,不禁笑了出来,不过立刻捂住嘴,心里暗暗骂自己不小心,要是被他发现了那就不是几十次NG的问题了。
黄少天刻意压低声线,“孙翔,我想你睡不着。”明显感到电话那端的人清醒了不少,忍不住又说:“你再多说几句吧,我想听你讲话。”
“你神经吧,谁没事半夜打电话打扰别人睡觉,你信不信我报警?”
黄少天憋住笑,但微扬的语调还是出卖了他,“恩,我信呢。”
“我靠,你这人脸皮真厚,不和你瞎扯了,再烦我就拉黑了!拜拜!”
“别啊别啊,谁让你一开始不接的,你睡吧,晚安!”挂完电话,黄少天兴奋地抱着毯子滚来滚去,不过他一个天王巨星竟然为了一个后辈开心成这样要是被别人知道岂不是要被笑死。黄少天拍拍笑僵的脸,哎呀,我喜欢就好了,管别人怎么说。

【8.9  9:20】

孙翔边打哈气边大步踏进化妆休息室,出门前喝了一杯咖啡感觉并没有什么用。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微眯着双眼对化妆师指指自己的黑眼圈,“把这该死的东西盖掉。”

【8.9  9:30】

黄少天今天看上去很是愉悦,连平时寡言少语的道具师都看出来了,问他:“今天你很开心。”对,这是一个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黄少天摘下耳机,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是啊,没错,我很开心!”说着蹦蹦跳跳的往化妆室去了。
“boom——”黄少天很用力地打开门,嘴里还自带bgm。不过这气氛不太对啊,他瘪瘪嘴看见某人的助理冲他做了一个禁言的手势,并顺着她的手指看见了某人已经睡着了。黄少天心里一动,发现孙翔睡着的样子真好看。栗色的头发在灯光下闪着光,平时趾高气扬的眉毛也低了下来,紧抿的唇瓣…好想上去咬一口。黄少天忍不住走上前几步,抬手轻放在孙翔的唇上,身子微微下倾,眼前的人的脸越耒越大,突然孙翔眼睛睁开,黄少天对上他掩盖不住疲惫的双眸,有些慌张地向后退了一步。
“你干什么呢。”孙翔不满地哼哼。
黄少天顺手揩了一把,“你流口水了,帮你擦擦,省得你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看他一脸尴尬错愕,从椅子上跳起来,内心更是欢喜,双眼一弯,“骗你的,看你睡得跟猪一样的!”
“我靠,黄少天你找抽呢是不是!”孙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8.9  14:00】

“机票订好没,包机,两个人。”

“ok!”

“要用的东西准备好没?”

“当然!”

“媒体也交给你了。”

“没问题!”

【8.9  20:22】

“这几个月大家辛苦了,能顺利拍完在场的每一位都不可或缺,我请大家吃夜宵!”导演拿着喇叭吼道。
“哎,老套路,每次都是吃火锅,大夏天的肯定上火,我们趁机开溜吧!”黄少天蹲在地上接过小助理递过来的水,灌了一大瓶,眨巴眨巴双眼看着她。
她撇过头去,“不行,要走自己开车。”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瞬间开启影帝模式,垂下头嗅了嗅鼻子,伪装出哭腔,“你知道的,我每次开车都会出事,上个月开错道被罚了200块。你忍心看我再被交警抓到吗?”
助理自知招架不住,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对方回复的很快,“plan b”。
黄少天看她点了点头,难抑雀跃,飞快站起来抱住她,“耶!!”殊不知,助理在他背后悄悄比了个“V”。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在去停车场的路上,助理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人从背后打晕过去。
“你干的很好,事成后黄少天请你吃小龙虾。”
助理默默冲他点了点头,“他开心了,我就能涨工资了。”

【8.10  00:01】

“好疼啊,这是哪儿啊?”黄少天摸着酸痛的后颈从躺椅上爬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好像是在飞机上,不会被绑架了吧?想到这种可能性,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来人啊,我靠,我跟你讲,我所有赚的钱都给我爸妈了,你就算想勒索也没用!新的电影片酬还在公司,没转到我卡上,我就是一个穷光蛋,你赶紧放了我找其他人去!”黄少天气的牙痒痒,这个时候明明应该在打骚扰电话啊!
“噢?不绑架你等你回家给我打骚扰电话是不是!”
黄少天一惊,这个声音好耳熟,不就是…就是我未来小老婆嘛!
门被拉开,出现他眼前的,果然就是一脸黑气,拳头咯吱咯吱响的孙翔。“我今天不和你计较,来日方长,我是不会饶过你的,等着我。”
黄少天眉梢一跳,这个也很耳熟啊,不是他俩对戏的台词吗!呵呵哈哈…作茧自缚,自讨苦吃。
孙翔看了他眼,哼了一声,打了个响指。飞机广播播放着某天孙翔偷偷录的生日快乐歌,“你是不是以为我记不得你生日了才天天骚扰我?”孙翔抓着黄少天的手臂,挑起眉毛,用身高优势压住他动弹不得。
黄少天有些别扭地扭了扭腰肢,“对啊!谁让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那现在你满意吗?”孙翔眼底尽是戏谑,从裤子口袋掏出一枚亮闪闪的东西套进黄少天的无名指。“哼哼,生日快乐,你拖了那么久都不告诉我,只好我主动了,你要感谢你的小助理。”
黄少天一听,惊讶地嘴巴都张大了,“什…什么!你俩背着我搞事!?”
孙翔低下头蜻蜓点水般亲在他嘴角,难掩笑意,“恩,我还知道那天你想亲我。”
黄少天撅起嘴,猛地把孙翔拉下来,不甘心地亲了回去,砸吧砸吧嘴,“现在也是。”

乔一帆存戏②——民国paro

职业:后方调配员

身世背景:抗日战争

私设:

战况越来越激烈,前线的医疗部队根本不够。伤员数目远远超过当时的预期。看着电报铃不停歇地在传达信息过来,内心更是焦急如焚。该怎么办啊,懊恼地抓挠着头发在通讯室急转。叶修前辈魏琛前辈等人昨日已经赶夜坐着运送装备弹药的火车前往前线一号补给站。现在什么消息也没有,害怕会出什么意外,双手十指扣紧内心叨念着一定要没事。

法西斯的侵略战争从欧洲席卷到中国,日本虽然是个小国,但是军事方面却远比中国厉害。想到这里,不禁惭愧的埋下头。大学生的身份给自己带来了许多便利,但现在却在后方什么事也无法做。前辈们都去了战场,上级却命令自己留在这里为前线调配弹药装备人员。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除了伤亡数目在增加其他一无所知。揉了揉太阳穴,起身询问正在翻译电码的工作人员。

“怎么样,弹药安全送到了吗?”

看到他面容疲惫和浑身掩饰不了的忧忡 ,心下一沉。右手撑住桌,平稳了一下呼吸,对人员下达指令。

“向弹药火车发紧急电报!”

所有人手下一顿,动作立刻变得迅速起来,电报铃一闪一闪。如果没有回复,那……不愿意去想,排斥除了活下来以外的任何想法。好久没有过这种无助的感觉,以前都有前辈们,而此刻要靠自己了。背过身抹了一把眼泪,必须撑起所有人的斗志,暗中握紧了拳头。不能辜负所有人对自己的期盼。

闷热的房间,电铃声和笔尖划过纸的声音。机械表钟滴滴答答,时间的飞速流逝更让人不安与着急。坐在椅子上皱起眉头,手上不停地忙碌发送电报。

突然一阵狂喜的尖叫在房内响起,不顾起身撞倒的椅子,踉跄着从他手里拿过翻译过来的电报,四个大字“安全抵达”。

闭上双眼长呼一口气,嘴角弯起一道弧度。长时间的紧张,现在忽然松懈,感觉全身疲劳无力,瘫坐在桌沿。

很久前的5.29叶修生贺手写。存。


〈东x汤〉5岁x11岁的day1


  “汤澈叔叔!”

  “…”

  “汤叔叔!”

  “……”

  “小汤汤!!”

  “。”

  “哇呜…”撇嘴,欲哭状。

  “不许。”抬眼看人。

  “呜呜呜,叔叔你不理我!”哭唧唧。

  汤澈一脸无奈,伸手去摸口袋里的糖果,“来来来,小东瘾乖。”

  五岁的东瘾不作理睬,攀着人的腿,爬到汤叔叔的身上。两只肉嘟嘟的小手搭放在他的脸颊上。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最后“吧唧”一声,小东瘾吃到他的“糖”啦!

  汤澈小朋友一脸惊诧,被…被亲了?

  脸红///


存。许砚臣X许哲成。最佳父子♡


乔一帆存戏①


梗:306-308全明星赛对决李轩失败,遇到叶秋前辈前,自选角度。

英杰?

想转过头去回应他却生生地忍住了,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只想快点远离这个喧嚣的场地。方才观众席上的欢呼声与鄙夷和质疑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尽管再小的嘲讽声在那一刻也是无限放大直戳内心柔弱的地方。明明在叶秋前辈那里请教了许多了啊…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行,已经尽最大努力百分百发挥了啊。是不是自己真的不适合当职业选手?

走在昏暗的通道里,内心一阵酸楚。与战队的合约即将到期,而自己还是当初的小透明,连上场的机会也没有。这次全明星赛登台展示阵鬼实力的机会也被自己演砸了。开始的失误太不应该了,如果…如果能再表现得好一些的话…

有些懊恼地抬头左右寻顾却发现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了,每个方向都是陌生的,竟然迷路了…?眼眶酸胀,泪水止不住地唰唰往下流,好难过,真的好难过…不知名的无助感涌上心头,怎么连出口都找不到了。默默抬起手臂抹了一把眼泪,内心有一股倔气,就不信了,一个人找不到出口!像是赌气,又像是发泄愤怒,一股劲儿地往前走。

突然一个声音响出止住了脚步:“你太冒失了。”

魏琛存戏②


魏琛审核梗:

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比赛,自选角度自戏。


  “荣耀!”

  天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输了,就已经输了!真的是太差劲了!晃了两下手中的鼠标,黏兮兮的。手汗出的有点多啊这次,大概总决赛难免会紧张?我靠,魏琛你不能因为输了就这样看不起自己吧?一巴掌拍在大腿上,顺便瞅了一眼屏幕上还躺着的索克萨尔,内心一阵可惜。就差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赢了嘉世了。

  踢开椅子,大步向门外走去。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包软香烟,随意点上。既然即将要面对全场欢呼呐喊“嘉世冠军”的场面,不如现在吸根烟冷静冷静。什么禁止吸烟,什么破规则,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嗤,裁判?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比赛结束了不是?

  说到底就是不甘心,这该死的。胸口憋着一股怨气无处可以发泄,不顾队友惊诧的目光,一脚狠狠地踹在了门上。伴着哐当一声,收回脚,右手夹取出口中的香烟,往地上啐了一口。

  身为老大竟然在小弟面前失态,啧,这可不行啊。

  转过身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向身后的队友挥挥手,“我们走!”管你外面“嘉世冠军”是不是声浪如潮,嗨翻天,今天蓝雨战队得到亚军也不赖!大不了明年再来就是了,叶秋,嘉世,我一定会一一击破。

  因为——我是神一样的少年啊。

  轻笑着,用力旋开门,不顾观众作何反应,振臂高挥,“蓝雨战队!”


魏琛存戏①

魏琛审核梗:

原著衍生梗:在家观看蓝雨第六赛季获胜后的感触

坐在沙发上,抬眼瞅着电视屏幕上宣布蓝雨夺冠的消息,全场沸腾,今年第六赛季是蓝雨的夏天。捏拳大力敲了敲大腿,展开掌心注视嶙峋掌纹眼神莫名迷茫了阵。抓起手机,这欣喜感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了,得赶紧找小弟们吹嘘下才对得起我曾经创立蓝雨战队的光辉事迹才是。

“喂,总决赛看到了吗?老夫先前带的蓝雨战队是冠军啊!厉害吧,啊?哈哈哈哈哈!”抑制不住的骄傲感,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人得瑟一下,这可是老夫创立的战队啊!

不过离开联盟,离开蓝雨太久了,看到年轻人热血沸腾的模样真是有点羡慕。如果现在索克萨尔的操作者还是自己的话,这六个赛季能不能给蓝雨一个辉煌倒也没个定数。

罢了罢了,都离开了,还有啥好想的。从裤兜里掏出烟盒,随意弹出一根,叼起点上火。狠狠吸了一口,目光随着喻文州黄少天还有几个小辈在欢呼声中被推上领奖台。啧啧啧,当初果然没看错黄少天这颗好苗子,这场比赛要不是没了他,這冠軍就說不準了。看来老夫走之前还是做了点贡献的!

但瞥见那看上去温文尔雅,尽管获得冠军也只是浅笑的少年,内心一股不知名的情绪涌上心头。喻文州——连败他手下三次,第四赛季坐上蓝雨队长的位置。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不舒服啊。妈的,老夫的索克萨尔也被改的乱七八糟,真他妈想一巴掌糊在蓝雨技术部人员的头上。不过现在索克萨尔使用的灭神的诅咒倒也挺厉害,看来战队为了弥补他手速上的劣势还真是花了不少代价,幸亏结局是好的。

抬手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眼神瞟向放在桌上的账号卡——迎风布阵。退役后立马就去买了张卡,前不久也成功打造出死亡之手,以后网游闯荡的日子试试看能不能超过灭神的属性,啧,老了也还是不甘心输给他们这些年轻人啊。

说实话冠军的滋味自己也想尝尝看啊!闯荡荣耀这么多年,只留下一个别人的蓝雨战队和索克萨尔,老夫的脸往哪挂。不过看看喻文州那小子真是不简单,从训练营吊车尾到现在夺冠,老夫现在不佩服也不行啊。多亏有了他创造机会,黄少天才能成为机会主义者。剑与诅咒,这个组合很不错,老夫很期待。

#双花#予你


给专属张佳乐6.22生日的双花贺文。

希望他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漂亮(?)。

第一次写双花文。…。

——————以下

“大孙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张佳乐坐在沙发上一脸期待地盯着那人看。

而此时孙哲平的全部精力正集中在他手中的游戏机上,这也导致了他没听清张佳乐到底说了些什么,想“嗯嗯好”敷衍过去。

一看这人一副“我在打游戏别烦我”的模样,张佳乐气就不打从一处来,立马“哗”地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指着一脸不耐烦的孙哲平喊:“大孙,我就知道!!我俩同居不过才两年,你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记不起来了,我还怎么…怎么继续和你过下去!!”说完,狠狠地瞪了一眼正一脸茫然的男人,随手拿了件单衣就摔门离开。

走在路上,张佳乐不停地掏口袋翻看手机通话记录。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大孙怎么一个未接来电也没有啊…!!

近乎抓狂的张佳乐两手捂脸,痛不欲生。

〈按原计划进行。〉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听到熟悉的手机铃声,张佳乐几乎跳了起来,忙不迭地拿出手机。一看来电名字,他立即泄了气。什么嘛,竟然是老林。

“喂,什么事啊…”

电话那端顿了会,突然笑了出来,“哈哈哈,张佳乐阿听你这口气不太对劲阿?和你家孙哲平吵架了?”

张佳乐“嗤”地一身,甩了甩他的小辫子,揉揉有些泛红的眼眶,粗声粗气地说:“别提了,他连我今天生日都忘了,我不要和他说话了!”

林敬言虽然看不到那头的人,但单凭对这人的了解,他已经能想象出三三四四了。于是叹了口气,劝他说:“虽然我和孙哲平接触的不多,但以他对你的重视程度是不可能把这件事忘了的,回家看看吧。”

张佳乐沮丧地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准备好了吗?〉

走路到家已是12:00点,用钥匙打开门,才发现家里安静地出奇。这个时候的话,大孙应该在烧菜呀。一想到今早对他的态度,张佳乐一个激灵连忙跑到主卧去看孙哲平的东西还在不在了。

“我靠,手机钱包都不在家!”张佳乐真的是急了,一边忏悔着,一边拨打正在占线的孙哲平的电话。

“再不接我就真不理你了!”挂掉第20个电话,张佳乐火腾腾腾冒了出来。小气!

肚子好饿啊,都在咕噜咕噜叫了,他摸摸肚子摊在地上不想再动了。

“叮。”有人在按门铃。

瘫在地上的人立刻精神了起来,屁颠颠地跑去开门。

披萨饼的味道…他嗅了嗅鼻子,抬眼看到戴帽子的送快餐小哥。

“孙先生点的海鲜双陆芝士披萨。”小哥压低了声线,将手中的披萨盒递到人手上。

“啊…他人呢?”张佳乐疑惑地看了一眼小哥,发现这人身高有点眼熟啊,歪头想了想,一拍大腿,哎呦我去,这不是我家大孙吗!

他把披萨放在地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人身上,有点哽咽地蹭了蹭小哥的颈脖,说:“我以为你走了。”

小哥低着头逆着光瞅着抱住自己的那人,嘴角不禁扯出弧度,抬起手揉乱了张佳乐本就有些散乱的头发,低下身对着他的耳边悄声说道:“我怎么会走,生日快乐,张佳乐。我没有忘记。”

真是好害羞,张佳乐像鸵鸟似的把头埋得更低了。内心的喜悦就像粉红色的泡泡正不断涌出啦。

“我要小花!”

孙哲平一巴掌轻打在他屁股上,“没有。”

“啊…你不喜欢…唔——呜!!!”混蛋——又被强吻了。

孙哲平冲躲在门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

于是乎,漫天都是粉红色的小花花。

张佳乐,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予你。

生日快乐。

#05.29叶修生贺##兴欣全员#

#05.29叶修生贺##兴欣全员#


名侦探叶修系列/


  “真是奇怪,老板娘今天竟然没有喊起床。”叶修打了个哈气从房间走了出来。

  已经将近中午,大家都不在,客厅安静极了,叶修穿上衣服在室内转了一圈,只发现放在餐桌上的一张纸条。

  “叶修前辈,大家已经一起出门吃午饭了,顺便逛商场,见你睡得比较沉陈果姐也没喊你,不如五点来WANDA MALL门前会合?——乔一帆”

  看纸条上清秀的字想到小乔被众人逼迫写出这些字时表情有多痛苦,叶修勾了勾嘴唇笑起来。也罢,正好下午在家休息休息。

  四点半,他懒洋洋地从沙发上起来,洗漱完毕后,下楼,拦车,上车。

  驶至商场,五点钟到了,可一帆他们没有出现。

  “你是叶先生吗?”身后响起一个干净的声音,叶修转身,看见一个清秀的大男孩。

  “是我,你哪位?”

  “我是包大哥的小弟。”他礼貌地笑笑。

  叶修一个口水没咽下去,立马咳嗽起来,“啊…?包子…咳咳咳,有你这样的小弟?”

  “对啊。”

  叶修忍不住问了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你要找的叶先生?”

  “大哥说个子比他高矮,虚胖,肤色较白,头发有些长,看起来一点也不精神的,肯定是你。”

  他挑了挑眉头,不可置否:“他们人呢?”

  “大哥让你去四楼男装专卖店找他们。”

  “哪家?”

  “我不知道,另一个戴眼睛的小哥说,店名是与你账号卡有关的,两个单词。”男孩见叶修一脸好笑的表情,无辜地解释道:“也只能说这么多了。”然后也不回地跑了。

  真的是不懂他们又搞什么花样。

  账号卡的话,君莫笑,JMX,散人,SR,可能也就与首字母有关吧。

  叶修径直乘电梯到四楼,从第一家专卖店开始找,最后停在一间店名叫“杰克琼斯”的专卖店前。收银台的黑色背景墙上挂着巨大的立体金属字:Jack Jones。

  他在原地站了两秒,J开头的好像也就它了,想着迈开腿走进去,热情的店员见到他笑得更是灿烂。

  “您好,请问您是叶先生吗?”未等他开口,女店员先开了口。

  叶修怔了怔,“你又怎么知道,难道我今天太帅了?”

  “刚才一位漂亮的小姐说, 个子比她高,虚胖,肤色较白,头发有些长,看起来一点也不精神的,肯定是你。 ”

  “呵呵…”

  “先生,请问您的全名是?”

  “叶修。”

  “好的,您见过最漂亮的小姐名字是?”

  他扯了扯嘴角回答: “苏沐橙。”

  “恭喜,请您跟我来。”

  “他们人呢?”

  “不清楚,不过那位小姐给您留了东西,付过款的。”

  叶修随她走到穿衣镜前。女店员拿出一个精致的黑色礼盒,打开后取出一枚小巧的梨花样男士胸针,很百搭。

  叶修一脸不忍直视,连忙让她收起来。

  “那位小姐说,她在商场一楼甜品店等您。”

  “这得怎么找?”他感觉这一天有点糟。

  “不过她好像说,解开这道高数题,就知道去哪里找她了。”说着又拿出一张复印纸,上面印着一道非常繁琐的高数题。

  叶修“呵呵”笑了俩声,向店员借来手机,坐在真皮沙发上下了一个叫学霸君的软件,不过三分钟,扫描出来的答案显示是0。

  甜品店分布在四个门的门口,这是名副其实的东奔西走。

  走到第三家时,他看到招牌上的名字:ZERO。

  是一家蛋糕店,食物造型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看起来很厉害,比如0糖,0油,0脂肪。

  “是叶先生吗?”

  叶修点点头。

  “果然没错,一个一伙子说个子比他高,虚胖,肤色较白,头发有些长,看起来一点也不精神的,肯定是你啦。 ”

  “呵呵,多谢夸奖。”

  店员端上两份甜品,一块方的,一块圆的。

  “那位小伙说,您只能选一款,剩下的一个你老板娘会来取走,您要是选错了他给你的,你就只能打的回家了。”

  “哦?是吗?”

  两款甜品看起来很相像,方的只撒了点灰的点缀,圆的抹茶粉撒的多一些,他指着方形的甜点问:“它名字是什么?”

  “0寸灰,是淡牛奶口味。”

  叶修听到熟悉的两个字,随即轻松许多,他留下方形的寸灰,用锃亮的小钢叉轻轻点了下。

  他们今天这样折腾我,究竟为了什么呢?他一叉落下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拨开层层奶油,他看见一张很小的字条,上面的字很小,眼睛眯起来仔细辨认了会,“前辈,现在饿了吧多吃点,来喷泉处找我们。”

   从刚才到现在确实还什么都没吃,叶修三下两口便残卷了甜点。

  慢悠悠晃到场中心喷泉,一个头戴小鹿角帽子的女孩子手拎小篮筐向叶修跑来。

  “哥哥请问你姓叶吗?”

  “我是。”

  “太好啦!这篮筐是一个叫方锐大大的哥哥留下的,现在我就交给你啦,再见!”小女孩很郑重地把篮筐递交给他,随后冲他甜甜一笑,向人群里跑去了。

  篮筐上覆着一块印着格子的红布,他手指一勾,掀开红布。

  两个骑着双人自行车的少年飞快地从叶修背后的方向飞驰过来,在避让开一个小孩子后,显然来不及转弯,眼看就要撞上不知情的叶修,一个正在分发气球的大白玩偶向他飞扑过去。

  “啊!好痛!”叶修被压在大白身下,虽说头部被护着,但屁股总是幸免不了。

  他好笑地看着身上这个大白挣扎着站不起来,问:“小乔?”

  蓦地这人停止了挣扎。

  “哟,这不是老叶嘛?”身后传来熟悉地戏谑声。

  “老魏啊你就别打扰他俩啦。”方锐大大紧接着走过来拍拍魏琛的肩头。

  天色已黑,树上分散弟悬挂着LED灯条,远看好像流行落地一样,树下有木制长椅,橱窗明亮。

  “我找了你们一天。”叶修淡淡地开口,有些疲倦。

  脱去大白玩偶装的乔一帆一脸歉意,然而刚说了“对”,便被他打断,说:“不过我喜欢。”

  乔一帆点头,转头浅笑地看着他,“这是我们大家策划的,今天是5.29,生日快乐啊前辈!”说着打了个响指。

  “咚”,烟花声。粉色,蓝色,黄色,一齐在黑色的天空绽放。

  叶修有些愣怔,这个惊喜太大了。他心底莫名有些感动。

  “叶修生日快乐啊!今天玩得开心吗!”是老板娘。

  “啧啧啧,和一帆话说够了吗,这些烟花可是老夫买的,恭喜你离老夫又进了一步。”魏琛笑吟吟地看着他。

  紧接着出现他面前的都是平日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了,他们手上都拿着各自准备的礼物,即便是莫凡,脸上也有些浅浅的笑意。

  “小乔,篮筐里的是什么?”他偏头问。

  一帆一脸痛心疾首,说:“是订做的兴欣全员玻璃球,但都被打碎了…”

  叶修伸手揉了揉他头发,“没事,这份心意我明白就行。”

  “喂喂喂你们俩看看这里啊!”方锐嚷嚷着,举着相机连拍了好几张。

  恰时最大的烟花冲上天空去,在天空上绽出“叶修生日快乐”五个大字。


#梗自原城大总裁##侵删#

#后附其他人员生日祝贺#